直面高风险和不确定世界,促进人类文明进步
作者:欧阳康      阅读量:171      时间:2021-01-21

直面高风险和不确定世界,促进人类文明进步

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和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以各种方式开展阻击战及其成就都值得好好总结。立足于对当前中国抗疫已有经验的全面总结,结合疫情暴露出短板的分析,以及人类如何在与自然相处的过程中发展自我的问题,作如下探讨:

一是抗疫经验的总结。回顾中国抗疫的发展历程、成功做法、取得成就和主要经验,我们看到了一线的救护人员,看到了管理一线的领导干部,看到了身处一线的学者等的发言,他们的探讨各有侧重和特点。在这一次突如其来震惊全世界的疫情面前,阻击战的成功绝对不是单一因素发生作用,而是多种因素复合式、综合性地发生作用的结果。这其中的一些重要的关键节点,如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联防联控机制的特殊作用,全国一盘棋,医护人员的救死扶伤,各级干部的尽职尽责,全国人民的万众一心,每一个单位、人员的尽职尽责等等。李兰娟院士在武汉抗疫一线70多天,张定宇院长所在医院在这期间做出了多个第一,让我们非常感动!覃道明主任谈到的抗疫成功的中国密码,是人民至上,这一点特别令人感慨。各个国家制度之间的差异在疫情以来显露无遗。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无条件地以人民生命安全为坐标,全世界哪一个国家敢这样说,并真正这样去做?当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轻描淡写一句“新冠病毒不过一阵风很快可以过去”,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说“群体免疫”,简直不可思议,但这也是政治。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在这次疫情中暴露出来最大的核心问题,就是价值观念的问题。在此背景下中国抗疫的成功经验需要从各个方面各个层次继续加以总结。中央发布的《中国抗疫白皮书》虽然已经做了很好的总结,但我们仍有必要从每一个人的生命体验来感悟它,这样才能真正把这样一次国家的经历、人民的经历、每一个人的经历真正变成一种宝贵财富。

二是关于当前短板的分析。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强调要补短板、强弱项,什么是短板?比如王绍光老师从思想短板和制度短板这两个方面来分析就非常富有建设性。实际上补短板也是人类文明进步必要的前提条件,人类只有知道自己的不足才能更好走向未来。对于中国抗疫中暴露出来的短板,实际上在抗疫过程中我们就在不断地及时地加以弥补,这也不断地完善着我们的抗疫举措。原来以为我们的不足有多么厉害,但是西方国家诋毁我们的很多不足都成了我们的优点。中国共产党对干部实行问责,数千干部离开自己的领导岗位深入一线,这体现出中国共产党的责任意识和责任体系也是补短板作用的组成部分。而这里最为关键还是认识能力的短板,还有许多方面需要进一步总结。一方面是抗疫中应对极为复杂和迅速变化的疫情时,每一个环节怎么样做得更好;另一方面是要面向一个更加宏大的建设性的长远的创造性的中华文明来认识我们今天尚存的短板,并加强建设。

三是下一步的努力方向。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在过去6年多一直关注国家治理问题的研究,到2019年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集中关注如何将国家制度优势转化为了治理效能。本次抗疫实实在在地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转化为了治理效能,否则很难取得今天的成果,很难想象当下我们有这么多人如此放心地召开大规模的会议,而且取得如此大的成效。

接下来再谈一点体会,如何面向极度多样化、价值博弈和严重不确定性的未来世界,促进世界文明进步和中华新文明形态的构建。

笔者认为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具有划分时代的意义,不少人对此表示了认同,并认为对这一问题的深入探讨非常有意义。划分什么时代?过去人们觉得世界运动是有规律的,世界的逻辑是可以去认识和把握的,我们可以有预见性地应对世界发展中的各种问题。现在却发现越来越缺少这样一种能力,这样说并不意味没有信心,而是说我们正面对着一个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而且是不确定度越来越高,不确定的领域越来越广,不确定问题越来越复杂的这样一个世界。这也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给人类带来的最大挑战。在这一背景下如何去超越从个体到群体到政党到民族到人类的短板?我自己研究哲学,始终在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极限的问题,我对哲学的理解之一叫做致极性,人们立足于有限追求无限,达不到无限就到了极限,极限不断地拓展就有了人类的进步。之所以说新冠肺炎疫情成为时代性标志,就在于它最充分和最全面地暴露了人类的短板,如果这些短板不能被认识和反思,就很难真正说我们懂得了新冠肺炎疫情,很难说懂得了它给我们提出的挑战和对我们的发展所提供的机遇。

那么,人的短板在哪里?最少是三大短板:

一是对整个自然界的复杂性的认识要重新评估。就是这一个新冠病毒,人类几千万人确诊,上百万人死亡。一方面我们很庆幸终于渡过这一段艰难时期,另一方面我们还很惭愧,直到目前我们连病毒到底是怎么产生?到底是单一源头还是多种源头?怎么进入人类?到底是通过什么途径传播,除了呼吸道是否还有粪口传染都未完全弄清疫情暴发时期我们写的第四篇建议案就是关于粪口传染的问题,一路走来也还有各种争论,就这样一个病毒已经跟它战斗了将近半年,居然连这些对象性、前提性和基础性的问题都没有搞清楚,这一点对人类可以说是一个笑话。这是对于人类过去的狂妄和自大的一次严肃批判。我们必须要认真总结经验,尊重并努力探索自然界的极度复杂性多样性。

二是认识人自身实践能力的有限性。从抗疫开始到现在,全球仍然没有形成一个规范性的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案,没有发明特效药,疫苗研制尽管已经露出很多苗头或者有很多喜讯,但是其实离我们还较远,这一个事实表明人在处理和自然关系的中间其实还有严重的能力不足。我们一直讲人的最重要能力就是思想力和行动力,苏格拉底说有思想力的人才是万物的尺度,我们人应当成为有思想力的人。马克思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怎么改变世界?就要求我们成为有行动力的人。而无论是从思想力还是从行动力的角度看,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都把人类的短板和极限暴露无遗,在这方面需要充分认识人与自然的关系。

三是人性的复杂性问题。人如何组织起来去认识自然、顺应自然、运用自然和发展自然,最终需要发展自身。当我们以这样一种价值取向来面对自身时,我们看到人的善与恶都在疫情中得到了放大。一方面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善良,例如看到这么多医护人员冒着生命危险仍然冲在救治病人第一线;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人性之恶也在疫情传播中也得到了极度放大,人性的各方面都被激发和释放出来了。例如在美国本来带有正义性的黑人伸冤活动变成了全国性的打砸抢,疫情演进过程中的各种诈骗活动泛起。在人类面对如此特殊的困难时不仅是激发善良之心,邪恶之心也同步展现出来,让我们感到可怕可憎可恨。如何在激发人的善良、美好、合作、互助等积极方面,克服极限发展自我,是疫后社会建设的重要任务。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来深入讨论公共卫生安全问题、公共卫生治理问题,建设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问题,加强全球治理现代化,推进全球善治等,才更体现了其现实意义。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种制度之间的差异性,甚至某些制度中存在的恶性和深层次问题都暴露出来了,把人类一直向往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价值观一板子打回原形,然后在原初状态下重构整个社会体系。整个的世界变得更加复杂、多变,充满不确定性,成为更加高风险的社会。如何重构后疫情时代的人类文明?我们主张,应当趋向于一个新的更高端的人类文明。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希望人类、国家和民族都能更加建设性地不断发展,发展前提就是认知自我、克服极限,不断去寻求超越。希望通过本次会议研讨一方面总结这次疫情的经验,也希望所有人从中变得更加聪明、善良,善于合作,更加自觉趋向于一种更高形态的文明,我们都来共同努力做一个新时代文明人,创造更加美好的新的文明形态。

 

(作者系华中科技大学党委原副书记、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国家治理湖北省协调创新中心主任、二级教授。本文系“构建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研讨会闭幕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