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百年探索及时代要求
作者:王 蒙      阅读量:1210      时间:2021-10-18

[摘    要] 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是实现党的政治纲领、维护党的政治权威、坚持党的政治领导的根本保证。在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程中,历次党章关于党的政治纪律的规定反映着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总体变迁,不同历史时期的具体举措折射出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实践进程。党章关于党的政治纪律的规定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根本指导,必须尊崇党章、践行党章;做到“两个维护”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根本要求,必须强化自觉、严格落实;管党治党制度体系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重要保障,必须高度重视、健全完善;监督执纪问责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强力途径,必须不断强化、一体推进。

[关键词] 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全面从严治党;政治纪律;政治建设;廉政建设

[中图分类号] D262.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8129(2021)10-0005-08

 

“严明党的纪律,首要的就是严明政治纪律”[1] 131。从讲政治的高度认识党内主要矛盾,把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作为解决党内突出问题的着力点,是中国共产党的独特政治优势。百年来,中国共产党着眼于实现党的政治纲领、维护党的政治权威、坚持党的政治领导,在严明政治纪律方面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回顾百年来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历程,总结其经验教训,对于党的政治纪律十分明确地严明起来、十分坚定地执行起来,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一、中国共产党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理论依据

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不仅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的重要内容,也是中国共产党在百年斗争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独特政治优势。作为党加强自身建设的永恒主题,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具有丰富的理论内涵和依据。

(一)党的政治纪律的基本内涵

回答什么是党的政治纪律,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的纪律。按照现行党章规定:“党的纪律是党的各级组织和全体党员必须遵守的行为规则”[2] 29。从形式上看,党的纪律以党内法规为基本载体,党章、准则、条例、规则、规定、办法、细则构成了其七个类别和四个层级,明确了党的纪律的范围。从内容上看,党的纪律涵盖了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六大部分,涉及到民主与集中、权利与权力、自由与纪律、权利与义务、职权与职责、民主与法治等相互关系,构成了党的纪律的体系。作为管党治党的重要原则,党的纪律是调整党内外利益关系、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的规范的总称。

党的政治纪律是就党的纪律内容体系而言的,是“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言论、政治行为方面必须遵守的规矩”[1] 132,及在各层各类党内法规中的具体体现,是对关系党和国家、人民的根本利益、全局利益和长远利益的根本维护。也就是说,党的政治纪律是着眼捍卫党的基本纲领、维护党的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保证党的团结的目标,对党的各级组织和全体党员在政治方向上,提出的树立远大理想和共同理想,践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的要求;在政治立场上,提出的树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站稳党性立场和人民立场的要求;在政治言论和政治行为上,提出的严肃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要求。正因如此,党的政治纪律是党最重要、最根本的纪律。

(二)党的政治纪律的主要特征

作为党的纪律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党的政治纪律既体现着党的纪律的一般特征,又区别于其他纪律而呈现出鲜明的特点。阐释党的政治纪律的主要特征,要坚持普遍性与特殊性相统一的方法。

从普遍性上来讲,党的政治纪律具有规范性、强制性、统一性的特征。所谓党的政治纪律的规范性,是指党的政治纪律明确了什么应该做、什么不能做,是从政治原则层面对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言论、行为上的刚性约束。所谓党的政治纪律的强制性,是指党的政治纪律作为管党治党的原则,对它的遵守必须是自觉的、对它的执行必须是不讲条件的,只要违反了其规定,就会受到相应的处理。所谓党的政治纪律的统一性,是指纪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存在不受政治纪律制约的特殊党组织,也不存在不受政治纪律约束的特殊党员。

从特殊性上来看,党的政治纪律具有政治性、根本性、统领性的特征。所谓党的政治纪律的政治性,是指党的政治纪律是对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言论、政治行为上作出的规范,体现着“旗帜鲜明讲政治”的基本要求。所谓党的政治纪律的根本性,是指党的政治纪律从根本上反映着党的性质和党的宗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从根本上讲是维护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属性。所谓党的政治纪律的统领性,指的是党的政治纪律是打头、管总的纪律,遵守党的政治纪律能够带动其他纪律的遵守,而违反党的其他纪律说到底都是在破坏党的政治纪律,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是严明党的其他纪律的基础和前提。

(三)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重要意义

第一,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是实现党的政治纲领的基础。党的政治纲领不仅是“人们用来衡量党的运动水平的里程碑”[3] 350,也为外界判断党的性质提供了“一面公开树立起来的旗帜”[3] 350。作为集中反映政党所代表的阶级或阶层的根本利益和统一意志、集中体现政党性质的纲领性文件,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中关于党的政治目标、性质、宗旨以及重大原则制度的规定,构成了党的政治纪律的最主要内容和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最高标准。只有牢牢把握党的政治纪律的真谛,坚定政治方向、坚守政治立场、规范政治言论和政治行为,才能巩固党实现政治纲领的根基。

第二,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是维护党的政治权威的条件。维护党的政治权威,不仅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批判无政府主义的反权威论、总结巴黎公社失败教训时所得出的一项重要原则,也是中国共产党在与地方割据、自由主义、分裂主义等现象作坚决斗争的过程中形成的一条基本经验。其中所包含的树立党的领导核心、反对分裂党的行为、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等思想,揭示了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的基本规律,构成了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核心要义。坚定不移把这些要求贯穿始终,是保持党的集中、统一和权威,使党具有强大战斗力的重要支撑。

第三,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是坚持党的政治领导的保证。历史和现实充分证明,什么时候坚持党的政治领导,党就能从弱小走向强大,就能在绝境中获得重生;什么时候放弃党的政治领导,党就会迷失方向、偏离立场,以至犯灾难性、颠覆性错误。历经百年风雨,中国共产党在坚持党的政治领导上形成了贯彻民主集中制根本原则、建立健全党的领导各项制度、严肃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等优良传统和鲜明要求,构成了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重中之重。只有把这些要求落实到治国理政的各个环节、各个方面,才能为进一步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提供根本保证。

二、中国共产党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百年历程

以历次党章关于党的政治纪律相关规定的发展为总依据,党的各个历史时期在严明政治纪律上进行了不懈的探索。考察中国共产党严明政治纪律的百年历程,要把总体性变迁和阶段性变化结合起来。

(一)历次党章关于党的政治纪律的相关规定

党章关于党的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言论、政治行为的规定,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根本依据。考察历次党章对党的政治纪律相关规定的变化(如表1)可以发现,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是立党之纲、强党之策。

党章是党的政治纪律的最高体现,历次党章对党的政治纪律相关规定表述的变化反映出百年来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四个特点:第一,党要实现共产主义这一最高政治纲领的初心不曾改变,对最低政治纲领的探索经历了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第二,无论在哪一个历史时期、无论在哪一个发展阶段、无论世情国情党情如何改变,维护党的团结统一、贯彻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加强和完善党的领导,都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原则性要求。第三,党的中央组织、各级党委(党组)、党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党的基层组织和党员,都有监督执行党的政治纪律的义务,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组织保障。第四,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不是党内无原则纠纷,其最终目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二)党的政治纪律建设在不同历史时期的阶段性特征

以时间为主线考察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历程,可以发现百年来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大致经历了起步、发展、深化、历史性变革四个阶段,且每一阶段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上采取了不同的举措、形成了不同的特点。

第一,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1921-1949年)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起步阶段。1927年4月,中共五大通过的《组织问题决议案》提出“党内纪律非常重要,但宜重视政治纪律”[4] 19,这是“政治纪律”在党的会议和文件中首次使用。同年11月,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政治纪律议决案》,指出“只有最严密的政治纪律,才能够厚增无产阶级政党的斗争力量,这是每一个共产党员所必具的最低条件”[5] 478,进一步强调了党的政治纪律的重要作用,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历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1929年12月,古田会议确立了“党指挥枪”的原则,奠定了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总基调。随后,毛泽东在与张国焘右倾分裂主义作斗争的过程中提出“四个服从”原则,明确了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核心要义。1938年11月,中共六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中央委员会工作规则与纪律的决定》《关于各级党部工作规则与纪律的决定》《关于各级党委暂行组织机构的决定》等党内法规文件,从完善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层面进一步确立了政治纪律的相关要求。随着将不允许有离开党的纲领和党章的行为、不允许有破坏党纪、向党闹独立性、小组织活动及阳奉阴违的两面行为等要求写入七大党章,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理论和实践成果得到进一步体现。

第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1949-1978年)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发展阶段。新中国成立初期,重视和维护党的政治纪律的优良传统得以继承和发展,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体制机制逐步建立起来。1949年11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成立中央及各级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决定》,以更好地执行党的政治路线和各项具体政策,密切联系群众,检查党的干部及党员违反党的纪律的行为,在推进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制度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1954年2月,党的七届四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针对党内思想政治情况相当复杂,部分干部对党的团结、对党的集体领导、对巩固和提高中央威信重要性认识不足,部分干部骄傲情绪滋长的问题,提出了增强党的团结的六项规定,这是执政条件下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重大发展。与此同时,整党、整风运动的有序展开,对于加强党的领导、巩固党的团结统一、提高党的威信起到了重要促进作用。然而,由于受到党内“左”倾错误的干扰,党的政治纪律的理论与实践开始偏离正常轨道,出现了严重的失误。

第三,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1978-2012年)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深化阶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在全面总结“文化大革命”教训的基础上深刻提出“领导制度、组织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6] 333,奠定了以加强制度建设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基础。随着改革开放初期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的重建,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开始有了组织保障。1980年2月,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下简称《准则》)作为党章的重要补充,从12个方面为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遵守政治纪律明确了正面的、具体的导向。为了确保《准则》严格执行,中纪委先后召开3次座谈会,集中讨论研究了《准则》的落实问题,以《准则》为根本遵循,全党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有了空前提高。2003年12月,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在第六章第四十五条至五十九条,首次为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遵守政治纪律划出了负面清单,明确了党的政治纪律的警戒线。至此,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正面标准和负面警示被树立起来。此外,中共中央还印发了《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等党内法规,为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提供了强有力的制度保障。

第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2012年至今)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发生了历史性变革。聚焦“政治立场不坚定、重大决策不执行、组织原则不遵循、言辞论调与党中央不一致、面对错误言行不亮剑、不抵制,当政治逃兵”[7]等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的新动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持续释放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强烈信号,坚持“靶向治疗”,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上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以党的十八大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为根本指导,以《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为基本遵循,以其他相关党内法规为补充,新时代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上进一步深化了“总体要求——正面导向——负面清单——监督保障”的基本思路。与此同时,以思想建党与制度治党协调统一、同向发力作为方法指导,党的十八大以来一方面通过重塑和维护党章权威、开展多次党内集中教育、严肃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等举措,充分发挥了思想建设固本培元的作用,强化了全党遵守政治纪律的思想自觉、行动自觉;另一方面党中央也及时把党内加强理想信念教育、规范党内集中学习、严格组织生活的良好做法以制度的形式确立下来,把党的制度建设贯穿始终,形成了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强大合力。

三、中国共产党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时代要求

“政治纪律是最重要、最根本、最关键的纪律”[1] 131。以百年史实为基础、以新时代创新成果为重点,总结中国共产党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经验启示,对于夺取新时代伟大斗争新胜利具有重要价值。

(一)党章关于党的政治纪律的规定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根本指导

党章是党的根本大法,也是党的政治纪律的集中体现。百年来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总体变迁深刻表明,如果党章中明确了党的性质、宗旨、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严明党的政治纪律就有章可循、有法可依,就能取得良好成效;如果党章中关于党的政治原则和政治路线的规定出现错误,甚至删除了党的民主集中制、党内团结统一等要求,取消了党的纪律相关规定,就会模糊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属性,就容易犯灾难性、颠覆性错误。在党章中明确党的政治纪律的基本要求,牢固树立党章权威,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根本前提。

根据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全党要坚定执行党的政治路线,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8] 44的要求,十九大党章修正案不仅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充实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党的基本路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布局的相关表述,还在党的建设中增加了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发展党员把政治标准放在首位、党的纪律包括党的政治纪律等内容,为新时代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提供了根本指导和基本遵循。要把这些原则和要求作为根本遵循,毫不动摇地坚持下去,推动党的政治纪律进一步树立起来、严明起来。

(二)“两个维护”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根本任务

纵观百年来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历程可以发现,“两个维护”是最根本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重大政治原则问题上、大是大非问题上与党中央唱反调是破坏党的政治纪律的错误表现。“两个维护”事关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根本,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如果在拥护核心、维护核心、捍卫核心方面具有高度的思想自觉政治自觉行动自觉,党中央就会有权威,党的政治领导就能坚强有力;如果放弃了“两个维护”,就会导致“违背中央大政方针各自为政、自行其是”[9] 21。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始终坚持“五个必须”和严肃查处“七个有之”的实践中,坚决做到“两个维护”的重大意义和实践要求不断得到明确,为强化全党懂纪律守规矩的意识、奠定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思想基础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新时代推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走向深入,要把百年来“两个维护”的优良传统和新时代“两个维护”的有效做法结合起来,一方面要强化全党学习党章、尊崇党章、敬畏党章的自觉,做到对党的信仰、党的组织、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绝对忠诚;另一方面要增强全党上下贯彻党中央的大政方针、文件精神、纪律法规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落实重大问题请示报告制度,遵循各项组织程序。此外,还要坚决抵制“低级红”“高级黑”等畸形现象,纠治严明政治纪律中的形式主义。

(三)管党治党制度体系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重要保障

重视并建立健全管党治党制度体系,既是百年来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一条基本经验,也是一条深刻教训。正是由于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优良传统和有效实践没有以思想和制度的形式固定下来,才导致了在一个时期内党的政治纪律被践踏、党的集中统一被破坏的严重失误。也正是由于改革开放以后重视并加强党的政治纪律制度建设,逐渐形成了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体制机制,党的政治灵魂才得到净化、党的政治权威才得到重塑、党的政治领导才得到加强、党的政治根基才得到稳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的政治纪律的重要论述为指导,以党章为根本依据,以民主集中制为核心,以“规范主体、规范行为、规定监督”相统筹相协调的原则,中国共产党党内政治生活制度、廉洁自律制度、党内监督制度、巡视工作制度、问责制度、纪律处分制度等都实现了历史性的变革和发展,这些制度对党的政治纪律的范畴、正向激励要求、负面惩处方式、监督问责办法等作出了细致的规定,为新时代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提供了具体细致的、可操作性的规范。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进一步细化了党的政治纪律的相关规定和要求。要以这些制度和要求为基础,加快构建相应的制度体系和配套的体制机制,为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提供切实有效的保障。

(四)监督执纪问责是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有力途径

及时发现、坚决纠正、严肃处理党内违反政治纪律的党组织和党员,尤其是党的高级干部,是巩固党的政治优势的重要途径之一。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的百年历程中,我们党积累了抓早抓小、防微杜渐的有效经验,也经历过监督执纪宽松软的深刻教训,清醒地总结出了执纪必严、违纪必究的内在规律。历史和现实充分表明,只有把从严执纪作为根本着力点,不断强化党的政治纪律的政治性、根本性、统领性,纠正和克服“政治纪律执行存在的先紧后松、机械执行、选择执行”[10]等问题,才能擦亮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政治底色,继承和发扬党的独特政治优势。

聚焦诸如“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在本人主政的地方或分管的部门自行其是,搞山头主义;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不坚决,打折扣、搞变通;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搞两面派,做两面人”等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的新问题,必须持续释放监督执纪问责的强大威力。要把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基本方针一以贯之,妥善处理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与信任爱护干部的相互关系;要把政治巡视作为发现问题的有效途径,把做到“两个维护”作为巡视的根本内容,把党员干部尤其是党的高级干部作为巡视的重点对象,把政治立场、政治忠诚、政治责任、政治生态作为巡视的根本抓手,传导政治压力、落实监督责任;要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为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保驾护航。

 

[参考文献]

[1]  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

[2]  本书编写组.十九大党章修正案学习问答[M].北京:党建读物出版社,2017.

[3]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中共中央编译局,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4]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档案馆.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档案文献选编[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

[5]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3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

[6]  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7]  李斌雄,张银霞.中国共产党严明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的利益基础和生态分析[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1).

[8]  十九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9.

[9]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论述摘编[Z].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国方正出版社,2016.

[10]  段妍.中国共产党政治纪律的思想探源及其制度建设[J].马克思主义研究,2020,(4).

 

[责任编辑:汪智力]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Hundred Years' Exploration of Strict Party's Political Discipline and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Times

WANG Meng

Abstract: Strictly clarifying the party's political discipline is the fundamental guarantee for realizing the party's political program, maintaining the party's political authority, and upholding the party's political leadership. In the 100-year histo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he previous party constitutions on the party’s political discipline have reflected the overall changes in the strict party’s political discipline, and the specific measures in different historical periods have reflected the process of the strict party’s political discipline practice. The provisions of the party constitution on the party’s political discipline are the fundamental guidance for the strictness of the party’s political discipline. The party constitution must be respected and practiced; achieving "two safeguards" is the fundamental requirement of strict party political discipline, which must be strengthened and implemented strictly; The system of party governance is an important guarantee for the strict political discipline of the party, which must be highly valued, perfected and perfected; supervision, discipline and accountability is a powerful way to strictly enforce the party’s political discipline, which must be continuously strengthened and promoted as a whole.

Keywords: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omprehensive and strict governance of the party; political discipline; political construction; clean government construction

[作者简介] 王蒙(1991-),女,湖北仙桃人,中共重庆市委党校党的建设教研部讲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