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全译本对中国共产党创立的历史作用
作者:聂时梦 刘宝杰      阅读量:1366      时间:2021-03-29

1920年4月,《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首个中文全译本由陈望道同志翻译完成,并于同年8月在上海又新印刷所首版印刷并发行。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个完整论述马克思主义的原著读本,也是马克思恩格斯著作在中国出版的第一个单行本,成为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介绍无产阶级政党知识,指导无产阶级建党实践的重要理论著作,在中国先进知识分子中广为传播。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宣言》全译本的出版对中国共产党筹建起到了理论指导和动员作用。《宣言》全译本详细揭示了无产阶级政党理论知识,显示出无产者联合起来是获得自身解放的首要条件这一真理,提振了无产阶级的斗志,激励中国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坚定共产主义信念、密切与工农大众的血肉联系,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宣言》全译本诠释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和使命要求,为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大勾勒出宏伟蓝图。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深刻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1]。在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之际,探析中国共产党的创立与《宣言》全译本之间的关联,对于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如果不了解这一段重要的历史,那么“对于共产党的成立和以后的历史,也就不能说得清楚”[2] 404。

一、《宣言》全译本宣传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中国共产党创立提供了重要理论准备

1920年8月,《宣言》全译本首版1000册很快售罄,并随即加印,一时“洛阳纸贵”,在国内各阶层、首先在知识分子中间掀起了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掌握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的热潮,引导先进知识分子自觉抵制社会改良主义、无政府主义等各种非马克思主义的思潮。

《宣言》全译本首先为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提供了重要的指导思想。1920年11月,在陈独秀的主持下,上海共产主义小组起草《中国共产党宣言》,为召开“一大”筹备建党做准备。其正文分三个部分,即共产主义者的理想、共产主义者的目的和阶级斗争的最近状况。这个“宣言”是中国早期先进知识分子在学习、领悟《宣言》全译本内容的基础上编写的,连标题都有模仿的痕迹。这是中共建党最早的纲领性文件,也是“第一次又是唯一以《中国共产党宣言》命名的中共党史上的第一篇历史文献。它表明代表中国无产阶级和广大劳苦群众的新型政党已经在中国产业工人最集中的上海出现,它即将发展为全国性的政党”[3] 10。《中国共产党宣言》的编写手法与《宣言》全译本的写作手法极为相似,内容高度契合:其一,继承《宣言》全译本中废除私有、实行共有的思想。《中国共产党宣言》开篇写到共产主义者的理想是经济方面废除私有财产,实行社会共有,这与《宣言》全译本中提到的“他们必须摧毁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4] 411思想贴合。其二,继承阶级斗争思想。《中国共产党宣言》提到“阶级斗争就是打倒资本主义的工具。阶级斗争从来就存在人类社会中间,不过已经改变了几次状态”[5] 548,这与“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4] 400论断高度契合。其三,沿袭革命的主张。《中国共产党宣言》也谈到无产阶级专政的任务“是一面继续用强力与资本主义的剩余势力作战,一面要用革命的办法造出许多共产主义的建设法”[5] 550,《宣言》全译本中多次出现斗争、打倒、推翻等关键词,体现出强烈的革命斗志。由此看出,《宣言》全译本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诞生起到了直接的启蒙、指导和推动作用,对提高早期革命知识分子的思想觉悟和理论素养有着直接且重要的联系和帮助,为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奠定了思想理论基础。

其次,《宣言》全译本直接影响并指导了中国共产党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的选择和制定。《宣言》全译本中提到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明确了无产阶级政党的奋斗目标,为中共一大建党时提出党的奋斗目标、制定党的第一个纲领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宣言》全译本中将共产主义社会的美好图景描述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4] 422。《中国共产党宣言》在明确将实现共产主义作为自身奋斗最高纲领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实际,提出了实现最高纲领则需要一个最低纲领即党的当时纲领作基石的科学论断。但当时党的最低纲领如何确立?于是就从《宣言》全译本中找到了答案:要根据革命形势的变化有差异地制定党的最低纲领。因此,在党的一大上,中国共产党确立的纲领是社会主义纲领,主张以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及其反动政府;在党的二大上,中国共产党根据国内资本主义的发展情况提出了党在民主革命时期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目的是建立真正的民主主义国家,这一纲领的确立为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展提供了方向指南。

最后,《宣言》全译本使得早期中国共产党人明确了必须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联合更多人一起参加战斗的宗旨。共产党人一分钟也不能忽视教育工农大众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间的对立,要始终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是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政党,是代表人民的政党。这是缘于《宣言》全译本关于“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4] 413的论断。中国共产党是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政党,如果离开了人民群众,背离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共产党就不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其任何理论和行动就会显得苍白无力。同时,中国共产党在创立之初就旗帜鲜明地宣告要一切为了人民、依靠人民,是因为“只有无产阶级是真正革命的阶级”[4] 413,是中国共产党坚定的阶级基础和依靠力量。党要始终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把人民当目的、当主体,以人民高不高兴、答不答应、赞不赞成作为衡量自身一切工作得失的标准。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鲜明特征,从诞生之日起,中国共产党就坚定地举起“为人民服务”的大旗。

二、《宣言》全译本密切了党与革命知识分子的联系,为中国共产党创立奠定了社会组织基础

在中国共产党的创立过程中,中国革命知识分子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知识分子是中国社会最先觉悟的群体,他们被赋予了民族文化传承者、国家政治精英的双重角色,在中国社会发展中承担着学术与政治的双重功能”[6] 66。一大批革命知识分子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熏陶下成为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优秀党员。

在1920年到1921年间,国内已经涌现出以林伯渠、董必武等原中国同盟会左翼会员,产生出以陈独秀、李大钊为代表的新文化运动代表人物,脱颖出以毛泽东、周恩来等为骨干的革命知识分子群体。他们在学习以《宣言》全译本为主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后,深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重要性,领悟到仅靠少部分人的力量不足以建立起强大的革命性政治性组织,只有联合中国最广大人民大众才能为创立强大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提供坚实的社会基础。《宣言》全译本不仅推动了革命知识分子的启蒙和洗礼,还启发革命知识分子明晰只有联合人民群众、才能凝聚强大的革命力量,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和发展壮大构筑起强大的阶级基础。

《宣言》全译本还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早期革命知识分子树立起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提供了信念源泉。毛泽东曾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中,使我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三本书是: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7] 39。也正是读了《宣言》全译本,毛泽东知道了要“随时随地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的方法”对中国国情进行深入考察,引领他于早年写下《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等文,对特定时期内中国社会的阶级状况进行了详细分析。毛泽东曾坦言,自己读《宣言》不下百遍,每次遇到难题,总是翻阅一下;每次读完,都会对当时革命形势有新的认识。毛泽东不仅自己读,还向党内同志推荐阅读。在1945年中共七大上,毛泽东提出全党同志必读五本马列经典,其中就包含《宣言》。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后,毛泽东更加看重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性,再次将《宣言》列为干部必读书目,充分显示出《宣言》对毛泽东的深远影响。

周恩来早年的思想经历了从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变过程,《宣言》全译本在他的思想转变中起到重要作用。他曾回忆“这一时期在国内曾看到《共产党宣言》,在法国又开始读到《阶级斗争》(考茨基)与《共产主义宣言》,这些著作对我影响很大”[8] 7。在赴法勤工俭学时,周恩来也不忘研读《宣言》。刘少奇也是受到《宣言》全译本的熏陶,开始思考中国的革命问题,确立起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为中国革命奋斗终身。

《宣言》全译本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功提供理论指导,也指引着当今中国改革发展的进程。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提到:“《共产党宣言》的问世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伟大事件。”[9]2020年6月,他在给复旦大学《宣言》展示馆党员志愿服务队全体队员的回信中说:“100年前,陈望道同志翻译了首个中文全译本《共产党宣言》,为引导大批有志之士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投身民族解放振兴事业发挥了重要作用。”[10]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内容,理想信念的坚定来源于对理论的自觉,学习、研究、宣传《宣言》,有助于坚定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

三、《宣言》全译本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一系列原则,为中国共产党成长壮大勾勒出宏伟愿景

《宣言》全译本深刻揭示了共产党和共产党人的无产阶级特征,为把中国共产党建设成为革命性、先进性、战斗性,并具有铁的组织纪律性的政党提供了理论指导,同时也为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勾勒出宏伟愿景。

首先,中国共产党的命名与《宣言》全译本有着密切联系。党的一大纲领直接将我党定名为“中国共产党”,体现出早期共产党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建设具有中国特色无产阶级性质政党的强烈愿望。《宣言》全译本在中国的传播让更多的革命知识分子和广大人民了解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和宗旨,领悟了无产阶级政党学说、阶级学说、革命学说的真谛。

其次,《宣言》全译本阐明了无产阶级政党应是具有彻底革命性的政党,为中国共产党的成长壮大提供了根本遵循。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最具有革命性的理论,无产阶级政党是最具有革命性的政党,无产阶级运动是最具有革命性的社会运动。“无产阶级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而建立自己的统治”[4] 412。暴力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的重要内容,是无产阶级上升成为统治阶级的基本手段。深刻把握这一点,才能深刻理解中国革命为什么最终取得决定性胜利。《宣言》全译本提出,“一切所有制关系都经历了经常的历史更替、经常的历史变更”[4] 414。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始终高举斗争的大旗,发扬斗争精神,披荆斩棘,百折不回,无往不胜。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增强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斗争力。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斗争精神,并提出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这是继承《宣言》全译本中无产阶级政党革命性、斗争性的新时代体现。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也需要随着革命实践的发展而更新。近100年来,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经历了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新时代等不同时期。正是随着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发展的需要,中国共产党因时而变,与时俱进,敢于斗争,善于斗争,表现出无产阶级成熟政党的彻底革命性、自觉性,确保在曲折中奋勇向前。只要革命目标尚未实现,中国共产党将永远战斗,永远保持斗争的本色。

再次,《宣言》全译本诠释了无产阶级政党是最具有先进性的政党,为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以先进的理论为指导提供合理性。共产党人的先进性鲜明体现为理论和实践的先进性,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在实践的基础上形成并且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完善的,“这些原理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达”[4] 414。实践的先进性体现在共产党是先进性的组织,共产党人始终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中国共产党继承、并且在实践中通过自我革命永葆优秀品质。

最后,《宣言》全译本完整昭示了无产阶级政党的组织纪律性,为把中国共产党锻造成合格的执政党提供钢铁般的品格基因。马克思主义政党不同于其他形态的政党,具有严密的组织基础和严格的纪律性,没有自己任何特殊的私利,具有广泛的代表性,追求最广大人民的的利益,因而极易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宣言》全译本指出,“(共产党)这种组织总是重新产生,并且一次比一次更强大、更坚固、更有力”[4] 410。《宣言》全译本的出版,为中国破解了加强无产阶级政党建设的密码,指引着一个伟大政党的诞生、壮大和成熟。实践证明,一部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史就是从严治党、不断自我革命的历史。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主持召开了古田会议,确立了“支部建在连上”的历史性创举;毛泽东还亲自为中国工农红军制定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抗日战争时期艰苦的环境下,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延安时期的整风运动、新中国之初的三反运动等,都是中国共产党从严治党、廉洁清正、大公无私政党形象的历史见证。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强调打铁还需自身硬,不断加强拒腐防变和抵御各种风险的能力,以实际行动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品格。《宣言》全译本中要求马克思主义政党应该具备的革命性、先进性和纪律性,在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建设和自我革命中完美地体现出来。

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中华民族谋复兴当作自己的初心和使命,拥有高尚的理想追求、严明的政治规范、严格的组织纪律,勇于自我革命,强化党性修养。这种品格源自于《宣言》全译本中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于共产党及其共产党人的要求和规范,成为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的政治密码。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之后,在全国范围内持续开展的“打虎拍蝇”行动更是向人民群众展现出中国共产党保持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政党本色。“历史深刻昭示我们,必须不断进行自我革命,同一切影响党的先进性弱化党的纯洁性的问题作坚决斗争”[11] 223,要有勇气向党内的顽瘴痼疾开刀,坚决解决党内作风不纯的突出问题,让全体中国共产党人始终牢记《宣言》全译本中昭示的共产党人宗旨和特征,树立“四个意识”,提高“四个能力”,不断自我革命,提高增强党的政治质量,为把中国共产党建设成为长期执政的强党而不懈努力。

四、结语

中国共产党的创立离不开《宣言》全译本的理论指导。党的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宣言》就是在对《宣言》全译本融会贯通的基础上诞生的第一部建党文献,为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发展提供了理论源泉;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革命知识分子在学习和传播《宣言》全译本之后更加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投身革命运动。《宣言》全译本形同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盏指路明灯,指引着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创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前,中国共产党正迎来百岁诞辰,在带领中国人民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上,重温《宣言》,从《宣言》全译本中汲取营养,不断增强自我净化、自我革新、自我革命的自觉性,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6-07-02.

[2]  毛泽东.毛泽东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3]  高放.从《共产党宣言》到《中国共产党宣言》——兼考证《中国共产党宣言》的作者和译者[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1,(3).

[4]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5]  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册[Z].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

[6]  陈杰,何云庵.五四运动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9,(5).

[7]  毛泽东.毛泽东自述[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8]  中共党史资料[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

[9]  习近平.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J].求是,2019,(22).

[10]  习近平给复旦大学青年师生党员回信 勉励广大党员 在学思践悟中坚定理想信念 在奋发有为中践行初心使命[N].人民日报,2020-07-01.

[11]  中共中央宣传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M].北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

 

 [责任编辑:邹立鸣]

The Historical Effect of the Full Translation of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on the Founding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NIE Shimeng, LIU Baojie

 

Abstract: In April 1920, the first Chinese translation of "Communist Manifesto" was translated by Comrade Chen Wangdao, and the first edition was printed and distributed in Shanghai. This is the first complete original reading of Marxism in the histo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and the first separate book published by Marx and Engels in China. It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theoretical work to propagate Marxist theory, introduce proletarian party knowledge, and guide the practice of proletarian party building. , Widely spread among China's advanced intellectuals. A year later,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was formally established with Marxism as its guiding ideology. The historical effect of the full translation of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in catalyzing the creat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is mainly reflected in three aspects: providing theoretical preparations for the founding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strengthen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arty and the proletariat and the masses; sketching the histo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in power Vision. On the occasion of solemnly celebrating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recalling the historical contribution of the full translation of the "Manifesto of the Communist Party" to the founding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will help to deepen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history, nature and miss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and is an important reality for in-depth study of Marxist theory significance.

Keywords: Chen Wangdao; "Communist Manifesto"; full translation of "Communist Manifesto";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作者简介] 聂时梦(1995-),女,河北石家庄人,曲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9级硕士研究生;刘宝杰(1983-),男,山东沂水人,曲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哲学博士,主要从事技术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