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乱象及其消解
作者:戴春勤,张亚婷      阅读量:689      时间:2020-01-20

        [摘    要] 历史虚无主义试图通过碎片历史、调侃历史、假说历史、重估历史等手段来为历史“正名”,实则是曲解和否定历史,特别是歪曲和抹黑中国近现代史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这严重伤害了国人的民族情感,误导和迷惑了社会舆论和大众,威胁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安全。我们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牢牢掌控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和话语权,坚定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将历史虚无主义消解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中。

        [关键词] 历史;历史虚无主义;乱象;消解

        [中图分类号] C912.6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8129(2020)01-0012-06

 

        近些年来,历史虚无主义现象时有发生。虽未成大的气候,但其危害不可小觑。历史虚无主义试图通过碎片历史、调侃历史、假说历史、重估历史等手段为历史“正名”,实则是曲解和否定历史,特别是歪曲和抹黑中国近现代史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1]揭露和批判历史虚无主义谬误和危害,消解历史虚无主义乱象对于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坚持党的领导和坚持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具有重大意义。 

        一、历史虚无主义的“虚无”乱象  

        历史虚无主义往往采取主观主义、相对主义、解构主义和历史唯心主义等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观点,进行虚无主义的历史叙事。其主要表现手法有“碎片—拼凑”式虚无、“娱乐—调侃”式虚无、“假说—否定”式虚无和“重估—反思”式虚无等形态。

        历史虚无主义第一种手法:“碎片—拼凑”式虚无。这种虚无手法的前提是先根据历史唯心主义的主观意愿和特定目的,设定一个貌似正确的“标准”,再试图挣脱时间和空间的束缚,对发生于不同时空的历史片段进行剪辑,按照自己预设的那个“标准”有意识地进行拼凑,使真实的史实不符合其事先设定的“标准”,进而达到歪曲、抹黑和否定历史的目的。这种“碎片—拼凑”式虚无手法完全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方法,它不仅忽略了历史发生的背景,更割裂了历史发展的连续性。其惑人之处在于,它从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中,有选择性地取一勺,再对这一勺细细观望,反复过滤,直至达到与其预设好的“标准”相背而需要加以否定的程度,企图强加于人并使人们信以为真。例如,历史虚无主义以不利于推动国家和社会现代化为“标准”,否定、质疑近代中国反帝反封建革命即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意义,就是这种“碎片—拼凑”式虚无手法所表现的一种历史荒谬形式。

        历史虚无主义第二种手法:“娱乐—调侃”式虚无。这种虚无手法主要表现在通过玩笑似的、媚俗化的言语戏说历史、调侃历史,对于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插科打诨,对历史任意进行装扮。这一乱象曾在影视剧制作和网络空间极其泛滥。过去一些年,影视剧领域兴起了一股对“红色经典”的改编热潮,片面追求收视率,极尽媚俗之能事,不尊重客观史实,把历史史实、英雄人物当作“卖点”进行各种无厘头、低俗的恶作剧式炒作,完全是“怎样搞笑怎样来”“怎么新奇怎么来”,导致出现了一批“雷剧”“神剧”。还有在迅速兴起的网络直播中,曾有些人将无聊的猎奇当作个性,出现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怪异现象,如虎牙女主播篡改国歌事件、“暴漫”篡改《囚歌》事件等等乱象,严重践踏革命烈士人格尊严,恶意歪曲中国革命历史,肆意伤害民族感情,影响十分恶劣。

        历史虚无主义第三种手法:“假说—否定”式虚无。“假说—否定”式虚无乱象主要是通过对已经失败和定论(性)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主张或者未发生事情进行假设,并为其预先设定一个“完美”的结局,以此来否定既有的历史框架和历史本原。这种“假说—否定”式虚无故意忽视了一个完整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片面截取特定的历史片段,自我(自由)想象出另一种发展态势,以达到其所谓的历史唯心主义“完美”结局。从逻辑上说,“假说—否定”式虚无以“如果”来取代、否定历史事实,在玩偷换概念的把戏。例如,历史虚无主义曾对西安事变进行假说,如果当时张学良、杨虎城不曾“兵谏”,服从蒋介石“剿共”指令,现在执政的则未必是中国共产党;还有,如果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中国又如何发展云云。在历史虚无主义的世界里全是“如果”,可惜历史没有“如果”。假说的历史只能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一场场“黄粱美梦”。

        历史虚无主义第四种手法:“重估—反思”式虚无。这种虚无乱象不能“实事求是”,而是根据自我意愿,片面强调“解放思想”,以“为历史正名”“重估”和“反思”历史的名义,干着捕风捉影、颠倒黑白、杜撰历史和反叛历史传统的勾当。例如,历史虚无主义不遗余力美化近代西方列强的侵略战争,甚至认为没有这些侵略战争,中华民族还会停留在原始蒙昧的状态。更有甚者,打着还原历史、尊重历史的幌子,片面强调抗日战争中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之英武,污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采用的不过是“七分发展,二分应付,一分抗日”的策略等等。可见历史虚无主义对中共党史、中共革命史、中国人民抗战史的恶意歪曲,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二、历史虚无主义背后的意图 

        历史虚无主义诸多乱象背后,都有着明确的政治意图,必须加以揭露和鞭挞,曝光其险恶用心。关键是要正本清源,弄清楚历史虚无主义“虚”在何处,“无”在哪里,做到对症下药,标本兼治,将其彻底消解,达到教育民众,端正视听,肃清“流毒”,促进社会风清气正的目的。

        一是在社会历史领域,历史虚无主义大肆宣扬历史唯心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炮制出一整套所谓理论体系来否定唯物史观的科学真理,大肆宣扬、鼓噪历史唯心主义的歪理邪说。首先,唯物史观强调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研究历史问题必须要从社会存在出发。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所言“在自然界和历史的每一科学领域中,都必须从既有的事实出发”[2] 440。历史虚无主义却以主观意愿为前提研究历史问题,显然是“头脚倒立”。其次,唯物史观强调社会形态的更替是由社会的基本矛盾运动所决定的。但历史虚无主义却忽视甚至否定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规律,肆意假说历史。再次,唯物史观认为,在阶级社会当社会的基本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程度时,阶级斗争便是推动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当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必然引起社会革命,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历史虚无主义却极力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作用,极力推崇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极力美化半殖民半封建地社会。最后,唯物史观在谁是历史的创造者问题上,坚持群众史观。而历史虚无主义则坚持英雄史观,根据其主观意图片面夸大或者贬低英雄的作用,妄图篡改历史的发展进程。

        二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历史虚无主义挑战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早在新中国建立之初,毛泽东同志就郑重宣告:“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历史虚无主义不仅歪曲历史,更刻意浊化意识形态领域的环境。在历史观问题上,历史虚无主义否定唯物史观,大肆宣扬历史唯心主义。在价值观问题上,历史虚无主义削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作用,威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倾向和政治诉求十分鲜明:在国家层面上,历史虚无主义迎合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妄想通过“和平演变”以达到西化、分化社会主义制度的企图;在社会层面上,历史虚无主义抹杀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打击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在个人层面上,历史虚无主义混淆模糊美丑、善恶、是非的概念边界,削弱爱国情怀和民族大义,企图从根本上动摇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立足和发展的思想、道德伦理基础。

        三是在文化领域,历史虚无主义妄图摧垮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历史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符号。灿烂的中华文明亘古香醇,凭借其强大的感召力、渗透力、影响力为世界文明做出了突出贡献。历史虚无主义无视中华文化的历史价值,无视承载中华民族共同民族精神和价值情感的中华文化本体,无视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重要贡献的历史事实,企图通过侵蚀中华文化体系动摇瓦解国人的文化自信。历史虚无主义将在中华民族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中贡献突出的英雄人物一一解构,肆意“山寨”。从古代、近代到现代,从屈原、岳飞到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雷锋、孔繁森等,无一不成为历史虚无主义恶意取乐的“对象”。其意图是摧毁中华民族在长期艰苦奋斗中铸就的民族精神,进而否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否定中国红色革命历史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使人们丧失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动摇中国自信的根基,用心十分险恶。

        四是在社会发展领域,历史虚无主义妄图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历史虚无主义的背后潜藏着明确的政治诉求。龚自珍曾言“灭人之国者,必先去其史”。无论是否定历史唯物史观,还是挑战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或是诋毁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历史虚无主义种种行径的最终意图,就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革命的必要性,抹杀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否定党的执政地位,否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康庄正道。应该指出,这些年来在中国出现的各种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其实稍加梳理就都能从西方敌对势力那里找到源头。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出现甚至偶尔甚嚣尘上就是佐证之一。早些年前的苏联解体,就是首先从意识形态领域撕开口子,借助和平演变的软武器否定苏联历史,丑化苏联共产党和苏共历史,麻痹和瓦解苏联人民的意志,扶持和壮大反对派。苏联的惨痛教训永远值得我们深思和借鉴。    

        三、历史虚无主义的消解策略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到新时代,中华民族已走上伟大复兴的壮阔道路,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面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暗流涌动,我们有充分的信心和能力让其显现原形并加以消解。

        首先,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坚持马克思主义是消解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本所在。从理论上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是我们的“真经”、看家本领。在当前新时代,要充分发挥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和强大动能,寓马克思主义于中国发展的实践中,按照走深、走心、走实的要求,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和大众化。这样才能悟好马克思主义“真经”,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看家本领;才能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还原被历史虚无主义所编织的、披上层层虚谬面纱的历史真相,暴露历史虚无主义原形,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荒谬。从实践方面看,在马克思主义指引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已经取得并将继续取得令世人刮目的伟大成就,这使得历史虚无主义不攻自破,也教育、鼓舞了中国人民。

        其次,必须牢牢掌控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话语权。掌控好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权和话语权是消解历史虚无主义的重点所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能否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3] 213。掌控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和话语权至关重要,必须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其一,始终不渝地坚持党的领导。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是西方敌对势力心头上挥之不去的“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予以攻击和诋毁,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然而作为拥有9000万党员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全中国人民的坚强领导核心。当代中国意识形态的一个鲜明特征便是中国共产党始终真实、广泛代表和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根本前提,就是要牢牢坚持党的领导。其二,一以贯之地依靠人民群众。意识形态作为上层建筑的范畴,是物质利益关系在思想上、观念上的表现。依靠人民是我们党克敌制胜的法宝,人民是新时代的主人,劳动群众作为历史的创造者和劳动果实的共享者,其诉求必然在意识形态上得到集中体现。因此,意识形态力量的发挥和影响关键在于能够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其三,要牢牢掌控舆论主场,确保舆论导向。“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制造舆论”[4]。历史虚无主义的目的昭然若揭,他们就是要制造负面舆论,恶意攻击和诋毁党的领导,影响和降低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公信力,企图瓦解人民群众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因此,我们必须要用正确的舆论引导人,弘扬社会正能量。目前,网络空间是意识形态建设工作的新战场,要加强网络空间的舆论引导,不让历史虚无主义有隙可乘,建设风清气正的网络生态。最后,要明确并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把各项工作安排得当,并且能够落细、落深、落实,真正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5] 156

        第三,必须坚定文化自信。坚定文化自信是消解历史虚无主义最强有力的思想和道德武器。文化强则国运兴。坚定文化自信就是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从根本上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充分认清中华文化的价值。一方面,自信源自历史。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智慧;中华文化源远流长,需要一代代传承。要不断挖掘优秀传统文化的智慧,并将其创新融入新时代,从而汲取源源不断的智慧和力量战胜和消解历史虚无主义。另一方面,自信源自奋斗。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经过无数次失败和挫折,找到了适合中国国情的胜利道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开拓了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中国人民从此富起来了;进入到新时代,中国在民族复兴之路上越走越强。文明中国的优秀文化、近代中国伟大实践所孕育的革命文化,尤其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先进文化是引领中国人民奋勇前进的精神力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最有理由、最有底气充满自信”[6]。在新时代,我们更应把握时机,继续坚定不移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使历史虚无主义的反动思潮在铁的事实面前,在滚滚向前的历史洪流面前彻底失声、永远失败。

        第四,必须建立健全法制体系。法律乃国之重器,是消解历史虚无主义最强有力的手段。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全面依法治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7] 22。历史虚无主义猖獗,“虚无”乱象丛生,从制度层面来说,还是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够健全,法纪不够严明,惩治没有到位。因此,消解历史虚无主义的最有效手段还是法律这一抓手。一是要加强专项法规的制定,真正做到有法可依,使历史虚无主义的种种“虚无”乱象得到即时、即地的惩戒,用法律手段保证历史生态的纯正。尤其要加强网络空间的专项立法,明确网络空间绝不是法外之地,必须运用法律手段加强网络空间管理,制裁网络空间的种种乱象。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颁布与实施,以及“烈士纪念日”的设立等,都要使社会与公众意识到戏谑历史、亵渎英烈的行径不仅会受到道德谴责,更要接受法律制裁。二是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加强立法只是基础,要做到真正管控历史虚无主义种种乱象,还必须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不放过任何一个歪曲历史、诋毁英雄的违法案件。必须确保司法机关秉公执法,切实提高执法能力,以儆效尤。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些成功的案例,如“狼牙山五壮士案”“篡改《囚歌》案”的依法处置,对篡改国歌网红主播的行政处理等,都是用执法利器整治历史虚无主义乱象的良好例证。三是要建立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加大对历史虚无主义的监督力度,畅通信息渠道,确保任何“虚无”历史的违法行为都能得到及时的管控,接受相关的法律惩处,打击肇事者的嚣张气焰。最后,要加强相关法律宣传。通过宣传教育,尤其是运用微信、微博等新媒体平台扩展宣传渠道,增强宣传实效,使社会和民众树立底线意识,增强自律自觉意识,及时、主动、自觉地与历史虚无主义作斗争。总而言之,我们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牢牢掌控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和话语权,坚定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将历史虚无主义消解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中。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七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更好走向未来 交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格答卷[N].人民日报,2013-06-27.

        [2]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M].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  中共中央宣传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M].北京:学习出版社,2018.

        [4]  中央文献研究室.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0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

        [5]  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

        [6]  凝心聚气铸国魂:如何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N].光明日报,2018-03-01.

        [7]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责任编辑:邹立鸣]

Chaos of Historical Nihilism and Its Elimination

 

 Dai Chunqin, Zhang Yating

 

Abstract: Historical nihilism attempts to "rectify the name" of history by means of fragmented history, ridicule of history, hypothetical history, and re-evaluation of history, but it distorts and denies history actually, especially distorts and discredits the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and the histor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is seriously hurts the national sentiment of the Chinese people, misleads and confuses public opinion and the public, and threatens the security of mainstream Marxist ideology. We must adhere to the guiding position of Marxism, adhere to the leadership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irmly control the leadership and discourse power of ideological work, firmly follow the path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n the new era, and eliminate historical nihilism in the great practice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n the new era.

Keywords: History; Historical Nihilism; Chaos; Elimination

 

[作者简介] 戴春勤(1968-),男,甘肃泾川人,兰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逻辑学研究;张亚婷(1995-),女,陕西彬州人,兰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9级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