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活动研究—— 以纪念李大钊、蔡和森、方志敏、瞿秋白诞辰为考察中心
作者:赖纪卿 谢从高      阅读量:409      时间:2019-10-28

[摘    要] 中国共产党有着纪念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优良传统。李大钊、蔡和森、方志敏、瞿秋白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重要先驱人物,党和国家对这4人的革命业绩给予了高度评价。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他们诞辰纪念会上的讲话,体现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的主要特点:纪念规格参照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标准并适当做出改变;纪念话语侧重宣传他们的生平业绩和崇高精神品质;纪念目标注重围绕当前中心任务开展现实性纪念。开展这些纪念活动,有利于正确勾勒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进程,强化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记忆;有利于树立中国共产党的正确纪念观,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关键词] 中国共产党;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李大钊;蔡和森;方志敏;瞿秋白
[中图分类号] D2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8129(2019)10-0010-08
   
纪念活动是一种仪式,也是一种象征,具有独特的社会功能。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举行了形式多种、内容多样的纪念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活动。这些先驱领袖人物是指在新中国成立前牺牲或逝世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或为中国共产党早期革命运动领袖,或为党的创始人和工人运动、农民运动、革命军队的杰出领导人,为党的发展壮大、民族的解放、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共产党以纪念诞辰的方式表达对他们最崇高的敬意和最深切的怀念,号召全党同志学习他们的革命精神和高尚品格,凝聚力量推动社会主义事业向前发展。本文以纪念李大钊、蔡和森、方志敏、瞿秋白诞辰为考察中心,系统梳理党和国家领导人在这4人诞辰纪念会上的讲话,力图提炼出中国共产党纪念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活动的主要特点,并发掘其史学与现实价值。

一、中国共产党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活动的历史演进
   
中国共产党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诞辰纪念,发端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诞辰的纪念。1919年5月,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就已开始了对马克思的纪念。李大钊在《“五一节”(May Day)杂感》中说,“五月五日是马克思的诞生日。去年的五月五日,又正是他诞生百年的诞生日”,我们应该“纪念这一八一八年五月五日诞生的人物”[1] 335-336。1922年5月5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并同时举行了马克思诞生纪念大会。当时“演说者共十六人,多鼓吹社会革命,真是慷慨激昂,使人奋发”[2] 71。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选择在马克思诞辰纪念日召开大会,表达了对马克思主义的认同。之后,党内不定期地发起和组织了对马克思、恩格斯诞辰(逝世)纪念、列宁和斯大林诞辰(逝世)纪念活动。这些纪念活动形式多种多样,内容丰富多彩,效果也很显著。正如有学者总结的:“经典作家纪念是中国共产党纪念活动的重要方面,对于塑造经典作家形象、促进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挥了不容忽视的作用。”[3] 150
对于为中国革命英勇献身的革命先烈,中国共产党早期就举行了相关纪念活动,以寄托哀思,激励后人,由此逐渐发展为纪念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优良传统。1926年1月15日,《中共中央通告第七十二号》就每年“二七”举行“职工运动战士大追悼周”作出指示,要求“一般中国的平民都应当纪念他们,哀悼他们”,在宣传中要“说明‘二七’在中国职工运动史上的地位”,以及“举行追悼周的意义和理由”[4] 681-683。同时,针对当年追悼周举行的形式,认为“可以适应各地情形,大概分为几种:(一)由党发传单;(二)工会发传单;(三)学生会及其他社会团体发传单开会;(四)由当地工会开追悼会,请各界团体出席;(五)各工会召集群众大会”[4] 683,可见对革命先烈纪念活动的重视。9月,针对英帝国主义在四川万县制造的暴行,《中共中央通告钟字第十九号》指示,要求“举行万县惨案追悼周,扩大反英宣传”“在这一周内各地方当进行开会、演讲、追悼、下半旗等工作”[4] 769-770,并扩大反英的联合战线。同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通告钟字第四十三号》要求各地党部迅速指定专人负责,陆续将活动方案寄交中央,认为“他们奋斗的精神,牺牲的勇气,是可以鼓励我们前进的勇气与决心,并可以使社会群众认识我党,增高我党在群众中的威望。尤其是在国民革命高潮的今日,群众急欲知道我党,敌人又故意造谣污蔑,我们只有宣传这些具体行动的事实,宣传我们先烈奋斗的壮史,可以封敌人之口,坚群众之信”;并且“这些材料在党内对于同志的训练上亦十分重要”[4] 778。在这里,说明我们党已经认识到了开展纪念革命烈士活动的重要价值。
  其后不久,党的主要创始人李大钊英勇就义,中国共产党逐渐开始了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纪念。1929年9月,为纪念彭湃等烈士,周恩来亲自撰写了《彭杨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一文以示思念,这是中国共产党纪念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开端。周恩来告诫全党同志:“阶级斗争剧烈的今日中国,革命的群众、革命的领袖死在敌人的明枪暗箭中的不知几多!这原是革命成功前所难免的事变,而且是革命成功之血的基础。没有前赴后继的革命战士,筑不起伟大的革命的胜利之途”“尤其是革命领袖的牺牲,更有他不可磨灭的战绩,照耀在千万群众的心中,熔成伟大革命的推动之力,燃烧着每一个被压迫群众的革命热情,一齐奔向革命的火原!”[5] 27他呼吁工农兵士、劳苦群众和革命先锋战士们,“在死难的烈士前面,不需要流泪的悲哀,而需要更痛切更坚决地继续着死难烈士的遗志,踏着死难烈士的血迹,一直向前努力,一直向前斗争!”[5] 27这正是党开展对革命烈士纪念活动的意义所在。1935年8月6日,方志敏在南昌市下沙窝就义,时年36岁。中共代表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发言中说:“中国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总司令方志敏同志中计被俘以后,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受尽了虐待和凌辱……表现出至死不屈的节操和为国尽忠的义气。方志敏同志的肉体虽被摧残了,但方志敏同志的抗日救国精神,将如日月经天,江河亘地而永垂不朽。”[6] 36512月14日,中国共产党在法国巴黎出版的《救国时报》第2期上,刊载了方志敏的狱中遗著《我们临死以前的话》,并加写了前言——《抗日烈士方志敏之遗书》,文中说:“他是为反日救国而牺牲了的,他的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坚决反日救国到底的精神,是值得每个反日救国的同胞效法的。”[7]随后将方志敏的遗著和纪念文章以《民族英雄方志敏》为名集结出版,这是方志敏狱中遗著在社会传播的最早版本。1937年1月24日,在延安出版的中央机关刊物《斗争》第122期上,编有《纪念民族英雄方志敏专号》,收录了方志敏2篇狱中遗著《在狱致全体同志书》和《我们临死以前的话》,同时也发表了邵式平撰写的《纪念我们的领袖民族英雄方志敏同志》等3篇纪念文章,以讴歌他的丰功伟绩和不朽精神。1940年9月,时任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主任叶剑英读了方志敏《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手稿后,曾作《读方志敏同志狱中手书有感》七言绝句一首,后来郭沫若也步韵和诗一首。对于中共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纪念除了撰写文章以外,中央还会召开大会以示追悼。1945年6月11日,中共七大闭幕会议通过了《关于以七大名义召开中国革命死难烈士追悼大会的决定》。6月17日,中共七大代表及延安各界代表在中央党校大礼堂举行了中国革命死难烈士追悼大会,毛泽东主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和邢肇棠陪祭。新中国成立前中共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纪念,多属于逝世纪念,服务于当时的历史任务,融入当时的历史进程,能折射出当时的历史特点;但同时也是革命动员、形象建构的有效载体。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对于革命烈士的纪念活动正式延续下来。1949年9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修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决定。矗立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使革命先烈的纪念成为永恒。以后每逢国庆节,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要同首都各界代表一起,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此外,我党除了组织专门的革命烈士纪念活动之外,同时也在其他纪念活动中表达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敬意和缅怀。改革开始后,我党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纪念开始走向常态化和正规化。1981年7月1日,胡耀邦同志《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我们还深切怀念我们党创建时期的重要领导人李大钊、瞿秋白、蔡和森、向警予、邓中夏、苏兆征、彭湃、陈延年、恽代英、赵世炎、张太雷、李立三等同志。我们还深切怀念早年为党为国捐躯的人民军队的杰出将领方志敏、刘志丹、黄公略、许继慎、韦拔群、赵博生、董振堂、段德昌、杨靖宇、左权、叶挺等同志。”[8] 271-272胡耀邦同志不仅列举了中共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群体,而且还高度评价了他们在理论和实践方面对毛泽东思想的形成与发展所做出的重大贡献。由此,我党逐渐形成了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的特定表达模式,即把阐述先驱领袖人物个人功勋根植于党的伟大历史当中,重点展现先驱领袖人物独具特色的伟大功绩,并借此总结先驱领袖人物身上所具有的鲜明党性,号召全党同志学习,进而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向前发展。
   
二、中国共产党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活动的主要特点
   
改革开放以来,我党开展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活动的特点较为明显,这集中体现于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李大钊、蔡和森、方志敏、瞿秋白等4人诞辰纪念会上的讲话中。
(一)纪念规格基本参照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诞辰纪念标准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对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诞辰纪念活动较多。1996年7月2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举办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诞辰纪念活动的通知》。通知指出:“为使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诞辰纪念活动适量有度,富有实际意义”“对在党的历史上处于核心领导地位的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诞辰纪念活动,在逢十、逢五十、逢百周年时举办。逢十周年,发表纪念文章;中央有关部门召开纪念座谈会”“逢五十周年,中共中央召开纪念座谈会,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出席并讲话。逢百周年,中共中央召开纪念大会,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出席,中央主要领导同志讲话。”[9]对于党的创始人的诞辰纪念,基本上参照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诞辰纪念标准举行。1999年10月30日,胡锦涛同志出席《李大钊文集》出版暨纪念李大钊诞辰110周年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2009年10月28日,习近平同志出席纪念李大钊诞辰120周年座谈会,延续了中央对李大钊作出的评价,同时强调“李大钊同志永远是共产党人学习的楷模和榜样”[10]。
对于我党其他杰出领导人的诞辰纪念,根据他们在我国革命事业中的贡献和影响,“逢五十周年,发表纪念文章。逢百周年,中央有关部门召开纪念座谈会,诞生地举办小型纪念活动”[9],规格虽有所降低,但也会灵活变化。例如对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领导人,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和宣传家蔡和森110周年诞辰纪念,对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杰出的农民运动领袖,土地革命时期赣东北和闽浙赣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方志敏100周年诞辰纪念,还有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和文学家瞿秋白100周年诞辰纪念,都是依据他们的革命贡献和社会影响,参照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诞辰纪念标准适当改变的。
(二)纪念话语侧重宣传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生平业绩和崇高精神品质
改革开放以来,我党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召开的纪念大会、纪念座谈会,基本上是对他们的历史功绩、历史地位、精神品格进行全面总结和评价,以表达党、国家和人民的崇高敬意。如江泽民同志在李大钊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上指出:“李大钊顺应时代的需要,率先在中国大地上高举起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旗帜,为中国昭示了新的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作为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卓越领导人,他在中国革命的许多条战线上进行过英勇的斗争,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他在中国共产主义运动中,在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和社会解放事业中,占有崇高的历史地位。”[11]曾庆红同志在纪念蔡和森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高度评价了蔡和森“对共产主义理想坚定不移”“对党和人民的事业无限忠诚”“刻苦学习,并善于结合实践进行理论思考和理论创新”的精神,以及“崇高的革命品格和大无畏的献身精神”[12]。胡锦涛同志在纪念方志敏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将方志敏的崇高品格和浩然正气概括为四个方面,即“树立坚定正确的理想和信念,不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始终不渝、毫不动摇”“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一切从实际情况出发,不断开创事业发展的新局面”“始终保持旺盛的革命斗志,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不屈不挠,英勇奋斗”“一身正气,清正廉洁,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和革命气节”[13] 3-5。尉健行同志在纪念瞿秋白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将瞿秋白的历史功绩概括为:“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英勇奋斗的一生,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艰苦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优秀先行者、中国革命文学事业的奠基者之一,是经过五四运动洗礼那一代中国先进知识分子中的优秀代表,是开风气之先的早期共产党人之一。”[14]通过举办这些诞辰纪念活动,缅怀和追忆中共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历史功绩,总结和展示他们的精神品格,既表达了对历史的尊重,也在国人面前树起了一座座精神丰碑,富有教育意义和启迪作用。
(三)纪念目标注重围绕当前中心任务开展现实性纪念
我党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活动的开展,紧密结合了当前中心任务的需要,目的在于服务现实。首先,是从纪念对象中总结经验以指导现实。胡锦涛同志在纪念李大钊诞辰110周年、在纪念方志敏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均有体现。比如在讲到学习李大钊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时说:“今天,我们正在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全面推向新的世纪,广大党员、干部一定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15]在强调学习方志敏坚定的革命斗志时说:“今天,我们正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国内的改革已经进入攻坚阶段,发展处于关键时期。全党同志首先是各级领导干部,必须保持坚韧不拔、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把握机遇,迎接挑战,克服困难,开拓前进。”[13] 4-5这些充分表明,我党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诞辰纪念已非单纯意义上的纪念,而是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重大现实问题联系起来,以期从中获得经验指导。
  其次,是借纪念活动建立起过去与现实的联系。纪念过去正是为了在现实中有所坚持、有所收获。进入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的纪念有着明显的话语要求。习近平同志在纪念李大钊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说:“在李大钊同志等革命先烈为之献身的道路上,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勇往直前,历经八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创造了亘古未有的历史伟业。”当前我们要“坚定信心,扎实工作,积极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全力完成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各项任务”。[10]我党开展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诞辰纪念活动,具有服务现实的取向,以此激励后人积极应对现实中的各种风险和挑战,寻求实现理想的思想共鸣和精神支撑。
最后,是借纪念活动表达开拓事业的决心,以凝聚全党力量。在纪念活动中表达继承革命事业的决心,既是告慰革命先烈的一种方式,也是开展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活动的重要动因。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李大钊等4人的诞辰纪念会上,均表达了开拓革命事业的决心。决心既是一种宣言,向世人宣告了中国共产党将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决心也是一种激励,将激发中国共产党人勇往直前的力量;决心更是一种继续和进取,通过对中共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评价、学习和纪念,传承和发扬他们的革命遗志,昭示着革命自有后来人,这是对革命先辈诞辰纪念的最好“凝聚剂”。

三、中国共产党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活动的重要价值
   
中国共产党组织的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诞辰纪念活动,既对过去的历史发展具有重要影响,正确勾勒我党的历史进程,同时也对当代纪念活动的组织提供了有益借鉴,引导社会树立正确的历史纪念观。
(一)正确勾勒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进程
  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历史既有辉煌,也有曲折。正确勾勒中国共产党历史,既有以核心概念的方式,也有以重大历史事件的方式,还有以伟大历史贡献的方式[3] 312-314。通过组织对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诞辰纪念活动,以一个个鲜活的个案来梳理、汇集和展现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有利于党内外正确认识和把握中国共产党历史进程的脉络和主线。回顾中共早期先驱领袖人物为党、为国、为民族、为人民建立的不朽功勋,缅怀和追忆其历史功绩,就是回顾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通过追忆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不朽生平,同时也是在正确勾勒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进程,展示中国共产党人坚贞不屈、前仆后继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使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更生动形象、贴近人心,更能获得人民的广泛认同。
(二)树立中国共产党正确的纪念观
  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党在早期先驱领袖人物诞辰纪念活动中,表明了在大是大非、原则性问题上有着坚定的政治立场,既以客观公正的态度评价他们的历史功勋,着重宣传他们的崇高精神品质,又与一切歪曲中共早期先驱领袖人物形象、歪曲党的历史的现象作斗争,正本清源,以正视听。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国内外敌对势力故意歪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肆意传播各种错误言论,恶意中伤党的早期先驱领袖人物,抹黑党的历史和党的领导人,诋毁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丰功伟绩,在社会和人民群众中产生了恶劣影响。中国共产党的创立是特定历史时期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因素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中国当时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优秀知识分子在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影响和鼓励下自主探索建党的结果,同时也受到了共产国际的帮助和指导。据《恽代英年谱》记载,1920年2月1日,由恽代英、林育南等创办的利群书社正式营业。“利群书社不在赢利,在于介绍新文化,专门经销《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马格斯资本论入门》《阶级争斗》等著作和《新青年》《共产党》等刊物,形成为当时长江中游地区传播马克思主义和新思想新文化的重要阵地”[16] 165。1921年7月16日至21日,恽代英召集受利群书社影响的进步青年在湖北黄冈浚新小学举行会议,宣布成立共存社,明确承认阶级斗争,拥护无产阶级专政,以实现没有剥削和压迫的共产主义为最终目的。这与后来中共一大通过的党章具有共同追求,同时也表明它是一个具有共产主义小组性质的革命团体,标志着恽代英、林育南等先进青年已经走上了马克思主义道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恽代英、林育南等闻讯异常兴奋,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矢志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奋斗终身。我党通过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诞辰纪念活动,把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联系起来,缅怀早期先驱领袖人物在人民解放、民族复兴中的伟大功勋。这不仅维护了中共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形象,更树立了党的形象,强化了党的政治权威,维护了党的领导地位。这也有利于弘扬中国共产党的正确纪念观,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引导党员和群众在纪念活动中感佩中共早期先驱领袖人物的革命精神和丰功伟绩,认同和拥护党的政治价值,并在实践中自觉继承优秀革命传统,以革命先驱为榜样,坚持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参考文献]
[1]中国李大钊研究会.李大钊全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1921-1949):第1册[G].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
[3]陈金龙.中国共产党纪念活动史[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
[4]中共中央宣传部办公厅,中央档案馆编研部.中国共产党宣传工作文献选编:1915-1937[G].北京:学习出版社,1996.
[5]周恩来.周恩来选集:上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
[6]江西省方志敏研究会.方志敏年谱(1899-1935)[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
[7]救国时报合订本(影印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
[8]胡耀邦.胡耀邦文选[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
[9]中共中央办公厅法规室,中央纪委法规室,中共中央组织部办公厅.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选编(1996-
2000)[Z].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
[10]在李大钊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大会上江泽民总书记的讲话[N].人民日报,1989-10-29.
[11]习近平.在纪念李大钊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09-10-29.
[12]曾庆红.在纪念蔡和森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05-03-31.
[13]中共江西省党史研究会,江西省方志敏研究会.方志敏全集:上册[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14]尉健行.在纪念瞿秋白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1999-01-30.
[15]胡锦涛.在《李大钊文集》出版暨纪念李大钊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1999-10-30.
[16]李良明,钟德涛.恽代英年谱(第2版)[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责任编辑:邹立鸣]


[作者简介] 赖纪卿(1994-),男,江西赣州人,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8级硕士研究生;谢从高(1969-),男,湖北洪湖人,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思想史和中共党史研究。